同性戀“扭轉治療”亂象:電擊注射驅魂

10月16日,菜市口附近胡同一民宅內,自稱“仲主任”的男子,用“驅魂療法”為陳偉(化名)進行同性戀扭轉治療,稱陳偉中了邪。
10月16日下午,“仲主任”帶陳偉走進菜市口附近一胡同,他的“診所”就位于胡同深處。
“仲主任”抓住陳偉手掌,低念咒語,開始“治療”。
治療結束,“仲主任”送給陳偉一張符,聲稱能驅魂治病。
10月14日中午,陳偉在北京軍頤中醫醫院接受經絡檢測。
請看這樣一組畫面:自稱大師男子點香、拜佛,口中低念咒語,雙手不斷比劃奇怪的姿勢,或隔空推向患者,或用手掌在患者的背部大力拍打。這個類似民間“跳大神”的場景,被“大師”說成“作法驅魂”。
你很難想象,這是在北京菜市口一胡同民宅內進行的一場同性戀扭轉治療。
事實上,2000年《中國精神疾病診斷標準第三版》也早將“同性戀”從精神障礙診斷標準中去除。世界衛生組織在2012年更是發表了一封措辭強烈的聲明:《為一種不存在的疾病“治療”》,強調“同性戀是人類正常的性傾向之一。”
2014年12月,中國同性戀扭轉治療第一案在北京市海淀法院一審判決,判決中明確指出“同性戀不是精神疾病”。
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,如今在北京還能找到各種奇葩的同性戀矯正法,有正規醫院稱,注射膠原蛋白可以治療同性戀,甚至有江湖術士認為同性戀就是中邪,用作法念咒來治療。
電擊療法
同性戀當精神病來治?
那是一段林意強極少提及的往事。
一個小房間內,燈光昏暗,只有電視屏幕閃著白光,一張椅子若隱若現。他走到椅子前,醫生將他的手腕和腳踝綁在椅子上,手腕、太陽穴、腹部都被連上了電極。
電視屏幕上開始播放男同性戀親密的畫面,林意強身體逐漸放松,就在這時,他眼前一黑,腦袋像被重物砸了一下,意識開始變得模糊。
“整個人都在顫抖。”這樣的治療過程每次持續一分多鐘,林意強每個月都要接受四次這樣的電擊治療。
電擊是治療精神病的常見方法之一,就是讓患者在想象同性時進行電擊。副作用在林意強身上不斷出現。兩個月的治療時間里,他睡眠質量越來越差,晚上睡覺隔一小時便會被惡夢驚醒。
林意強回憶,以前便聽說電擊治療如何恐怖,但當時因同性戀愛被對方父母歧視,特別憎恨自己,因此想到了扭轉性別。
高中、大學住校時,林意強所在的男生宿舍夜聊時,常提及異性相關的話題,他并不感興趣,一般會到樓下買東西喝,或者在走廊上和同性聊天,那個時候他并不認為自己的性取向有問題。
大學畢業前夕,林意強與男友交往。一天,一通來自對方母親的電話讓他震驚。“你離開我的孩子吧,讓他的生活走的更好更遠,你們這樣沒有未來,你有什么要求我都滿足你。”
當時林意強沒有過多理會,直至他跟男朋友同居后不久,一天對方的母親突然闖進屋子,直接給了他一耳光,“變態,死不要臉!”這個耳光也是林意強第一次接觸到來自社會上的是非判斷,隨后男友直接從他的生活中消失。
幾個月后,林意強從同學口中得知,男友已在家人安排下和一個女孩結婚。
“當時感到特別無助,他也改變了,難道我是錯的嗎?”
2011年初,通過網絡搜索,林意強找到了深圳一家診所,醫生告訴他,電擊與心理治療的結合,是最有效的辦法,整個治療過程花費8千多元,3個 療程就能扭轉性別取向。在兩個多月的治療里,林意強失眠、脾氣開始變得暴躁,最終也沒有扭轉性取向,還因為經常請假,連工作也丟掉。
微創手術
通經絡能扭轉性取向?
在北京,認為同性戀是病,可以治療的醫療機構目前仍然存在。
陳偉(化名)和林意強一樣,也正在遭遇同性身份認同迷茫,在日常生活中,由于舉手投足偏女性化,因此被不少同學恥笑。
此前他曾在網上找到一家名為北京軍頤中醫醫院,該醫院精神科稱可治療同性戀。
10月14日上午,新京報記者陪同陳偉來到該中醫院掛號咨詢。
掛了專家號,前臺人員將陳偉帶到精神科,給他介紹了專家王奎星。
專家胸前掛著一塊“主治醫生”的牌子。陳偉講述了自己的同性傾向后,王奎星表示,這樣的現象不屬于遺傳,有可能某個無意的瞬間對同性產生了好感,“這個要治,也能夠治療”。
王奎星給出的判斷是陳偉的神經遞質發生了改變,所以才會有異于常人的性取向,并歸結為“經絡不通”。
“能治!”王奎星搬出“成功案例”:就在十一期間,來自東北的小伙,受到同性戀的困擾要和結婚兩年的妻子離婚,在此住了10天院,經絡已通,并對異性產生了興趣。
陳偉的治療也都圍繞“疏通經絡”展開。530元的檢測包含三個項目:測血壓、測經絡以及心理測試。
在醫院一樓檢測室,所有檢測由一名小護士操作完成。她讓陳偉躺在床上,量過血壓后,用夾子夾住他的手腕,再用一根金屬棒在手腕和腳踝上各輕點12下,“這是測經絡的,一共24個穴位”。
心理測試就是電腦答題,90道題目當中,涉及性取向的問題少之又少,多數是和情緒有關的選擇題,例如“別人在聚集議論時,你是否會發覺他們在討論你”。
大約一小時后,王奎星拿到了檢測報告,“他經絡受堵,三焦經不通,這個病不算太嚴重,但經絡不通是大事,容易焦慮、抑郁”。
“這個病,已經是咱們診斷的一個疾病了,叫性取向障礙,也稱同性戀、雙性戀。”
王奎星解釋,陳偉三焦經不通,正常值不能超過33,他150多,超出了4倍。這種性取向障礙,他本身知道自己違背正常規律,所以心煩。
如何解決?第一用心理治療,讓心理醫生上幾節專門的心理課,帶著他從黑暗走出。一次做完走了,效果不好。
再有就是住院期進行微創治療。在經絡里找到相應穴位,例如小腿內側,注射腦細胞酶,是膠原蛋白,對人體沒有任何傷害,不留疤痕,無風險,做完后三天見效,當天做可以當天走,三個小時就能做完。
住院治療的費用自然不菲,“整個費用1萬多元。”王奎星再次用成功案例告訴陳偉“這病能治好”,不過這次的成功案例增加到一年治愈十幾例。“都是性取向障礙”。
“中醫能治療同性戀?我從來就沒聽說過。”北京中醫醫院針灸科主任王麟鳴表示,“中醫通經絡,跟同性戀一點關系都沒有。”現代中醫治療上,的確 有十二經絡檢測儀,陳偉做的檢測就屬于常規檢測,可以從中檢測各經絡是否舒通,但和同性戀并沒有任何關系。至于在相關經絡上注射膠原蛋白,王麟鳴表示,北 京市對中醫創新療法有嚴格的準入制度,至少在三甲醫院不會批這樣的技術。
驅魂畫符
同性戀是“中了邪”?
就在陳偉及其家人猶豫要不要通經絡治療時。他們又在網上發現扭轉同性戀的新方法。在58同城網站一自稱“仲主任”的男子表示可驅魂“治療同性戀”。
10月16日下午2點,“仲主任”在菜市口貴州大廈門前接上了陳偉,步行約10分鐘,來到大廈東北角胡同的民宅。迎門是七八尊供奉的佛像,墻上掛著各種中醫證書。
不到20平米的屋內,放有一張床、茶桌以及簡單的生活用品,并沒有醫療儀器。
“同性戀在中國來講是病,但在國外不是病。”“仲主任”認為同性戀是佛家所說的因果關系導致。
“你有什么就說什么,不說也沒關系,待會我把你的魂調出來,你自然會說。” 仲主任用兩指掐著陳偉的手掌,開始治療。
掐了三兩下后,“仲主任”判斷陳偉的肉體里面是空的,他中了邪。
“你養過動物嗎?”
“養過鸚鵡。”
“明白了,這鸚鵡后來去哪兒了?”
“死了。”
“這個動物很氣憤,是不是死了好幾天你才發現?”
“仲主任”:口中低念咒語,同時手指在空中比劃。
“我能看到這個鸚鵡,它是回來報復你的。”
“仲主任”告誡陳偉,每當想到“那些事情”(同性戀)必須念出咒語。“我已經在你體內植入了一些東西,你不照做就會頭疼。”
陳偉按照“仲主任”的要求,跪在佛像面前,雙手合十,雙眼緊閉。“仲主任”點香、拜佛,口中低念咒語,雙手不斷比劃奇怪的姿勢,或隔空推向陳偉,或指著他的背部。大力拍打陳偉的頭、肩、背20多次。
隨后“仲主任”在佛像臺翻出一黃紙,寫上符咒,用紅紙包好后,又在佛像前搖了兩次鈴鐺,囑咐陳偉隨身攜帶。
事閉陳偉給佛像磕了三個頭。
這個過程就是“仲主任”口中的“作法驅魂”,他稱要把附在陳偉身上的“邪”驅走。
在給了100元的“治療費用”后,陳偉得到了一個藥方:生姜適量(一塊)、小棗10粒、黃芪15克、桂圓15個,煲成湯,每天喝。
臨走前,“仲主任”還不忘叮囑陳偉,你一想到同性的事就立刻給我打電話或者發微信,我會在子時打坐,關住那只鸚鵡。
真相
同性戀不是精神疾病
各種荒誕的“同性戀扭轉法”并沒有改變林意強、陳偉的性取向,反而給他們帶來了心理陰影。
據北京同志中心的一份調查報告顯示,lgbt群體①中,1600多名調查對象有近十分之一的人,迫于家庭壓力、社會認同等原因尋求扭轉治療,但并沒有一個案例顯示扭轉治療后,性取向得到改變。
彭燕輝是同志平等權益促進會總干事,在今年9月底一場名為“秋白事件②:投身反歧視運動是怎樣一種體驗”的講座中,他提到讓社會接納同性戀是一件漫長的事情。
除了采取此類直接行動,志愿者們還通過法律途徑表達訴求。
2014年12月19日,中國首例同性戀扭轉治療案在北京市海淀區法院一審判決,判決書中明確指出“同性戀并非精神疾病”。
彭燕輝便是此案的原告,2014年2月,他前往重慶心語飄香“治療”,心理咨詢師對其進行了催眠和電擊。然而,治療并未讓彭燕輝變成異性戀,反而讓他承受了更大的精神壓力。“當在庭審過程中被問起治療過程的時候,我的身體都在抖。”彭燕輝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。
彭燕輝隨后發現,所謂的“同性戀矯治”不過是商家的虛假宣傳。3月,彭燕輝將心語飄香告上法庭,同時成為被告的還有百度。他在百度中鍵入“同性戀治療”關鍵詞后,第一條搜索結果便是心語飄香。
歷時9個月,法院最終認定重慶“心語中心同性戀治療”屬于虛假宣傳,責令其在網站公開道歉,并賠償原告經濟損失3500元。
彭燕輝案的勝訴,是官方首次在法律文書上指出同性戀非精神疾病。
其實早在2000年,中華精神科學會發布的《中國精神疾病診斷標準第三版》就將“同性戀”從精神障礙診斷標準中去除。然而國內不少醫院、心理咨詢機構依然將“同性戀”作為疾病治療。
陳偉、林意強以及彭燕輝這些同性戀者都認為,如果社會上同性戀的知識沒有得到普及,這些荒誕的求醫個案依然會層出不窮,“如果我們在成長過程中就知道同性戀不是病,也許就不會去尋找治療了。”
■ 現狀
多機構均承諾能扭轉性取向
新京報記者日前曾致電山西、河北、北京多地心理咨詢機構,均承諾能矯治性取向,并且認為同性戀是精神疾病。林意強、彭燕輝在嘗試扭轉性別過程 中,通過網絡搜索找到的治療機構,均沒有相應資質。例如“重慶心語飄香心理咨詢中心”法人姜某的高級心理咨詢師證書上的編號無法在發證機關查實,被法院認 定虛假宣傳。
對于這些對同性戀進行“治療”的種種亂象,性學研究者方剛稱,心理咨詢當中有“來訪者中心說”原則,主張尊重來訪者意愿,從這個角度說,同性戀 者如果前往心理機構尋求幫助,那些歧視同性戀的心理咨詢師就有了治療的借口和理由。因此,同性戀扭轉治療現象一時半刻難以改變。
北師大心理學博士劉朝瑩認為,同性戀應該被作為一種正常現象來看待。她說,同性戀人群受到來自家庭、社會等各方的壓力,因性別認同引起的心理問題非常多,作為心理咨詢機構,應該是引導同性戀正確認識和面對自己性取向,而不是進行扭轉。
注:
①lgbt群體:泛指非異性戀群體,包括女同性戀者(lesbian)、男同性戀者(gay)、雙性戀者(bisexual)與跨性別者(transgender)。
②秋白事件:今年8月,90后中山大學本科生秋白因教材存在歧視同性戀內容而狀告教育部,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受理了秋白的起訴,予以立案審理。

小編溫馨提醒:想要了解更多情趣跳蛋知識請關注情趣跳蛋-BK百科為您解惑http://www.qqtdbk.com/!!